今天是
站群导航
  • 绍兴教育局
  • 澳门搏彩官方网
  • 绍兴市阳明中学
  • 绍兴市稽山中学
  • 绍兴市高级中学
  • 越州中学
  • 绍兴市职教中心
  • 绍兴市中等专业学校
  • 绍兴市聋哑学校
  • 绍兴市高等教育网
  • 绍兴市教育教学研究院
  • 绍兴市教育考试网
  • 绍兴市学校食堂信息公示网
  • 绍兴市永和高级中学
手机版
您的位置:首页 >教研之窗>《求真》>详细内容

《求真》

教学---相看泪眼情难说,别有伤心事岂知——漫说元白诗交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09-12-02 15:47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 

白居易与元稹自唐德宗贞元十九年(公元803)同登进士第后一直交好,至唐文宗大和五年(公元831)元稹在武昌任所去世,前后30年两人以诗文相交,互相慰勉,互相支持,心心相通,时时相忆。白居易的《白氏长庆集》是由元稹编集而成并为之作序的;元稹死后,是白居易为他撰写的墓志铭。元白诗交成为文坛佳话。

元和四年元月,元稹以监察御使的身份,离京别友,出使东川,写下了一组诗句寄给远在京都的白居易,以表思念之情。白居易即作和诗十二首,中有一首《江楼月》:

嘉陵江曲曲江池,明月虽同人别离。

一宵光景潜相忆,两地阴晴远不知。

谁料江边怀我夜,正当池畔望君时。

今朝共语方同悔,不解多情先寄诗。

一在嘉陵江畔,一在曲江池边。两人共对明月,彼此遥相思念。“谁料”一联,表现两人友情之诚,思念之深,至今仍旧感人。

元稹奉使去东川后,白居易与其弟白行简及友李杓直一同到曲江池、慈恩寺春游,又到杓直家饮酒。席间念及元稹,作《同李十一醉忆元九》:

花时同醉破春愁,醉折花枝作酒筹。

忽忆故人天际去,计程今日到梁州。

妙在白居易作此诗时,元稹适至梁州,而且也写了一首诗,题为《梁州梦》:

梦君同绕曲江头,也向慈恩院院游。

亭吏呼人排去马,忽惊身在古梁州。

诗下注云:“是夜宿汉川驿,梦与杓直、乐天游曲江,兼入慈恩寺诸院。倏然而寤,及递乘及阶,邮吏已传呼报晓矣。”两诗一作于长安,一写于梁州;一写居者忆,一写行者思;一写实事,一写梦境;作于同一天,同用一个韵,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,而是心灵感应的闪光。如果两人之间没有深厚的情感基础,这种心灵感应是不可能出现的。

元和五年,元稹因得罪权贵刘士元,由监察御使降为江陵士曹参军。临行前,白居易赠诗二十首,以供元稹在孤独的旅途之中聊遣时日,消散忧愁,并希望能鼓起元稹的“直气”和“壮心”。元稹读后,果然受到鼓舞,一到任上便寄了十七首“感时发愤”的诗给乐天,表达了他坚定不移的政治理想。白居易当即作《和答诗十首》寄去。在一首题为《和思归乐》的诗中,白居易这样写道:“在火辨玉性,经霜识松贞。展禽任三黜,灵均长独醒。”鼓励元稹要做耐火的玉、经霜的松,要像展禽和屈原。

元和十年春,元稹自唐州奉召还京,道经蓝桥驿,在驿亭壁上留下一首七律。是年三月,又被贬到通州。八月,白居易因为宰相武元衡被刺杀事上书要求严缉凶手,得罪权贵,被贬为江州司马,途经蓝桥驿,见到元稹留下的诗。想到短短的八个月时间,政治风云的变幻诡谲,写下了《蓝桥驿见元九诗》:

蓝桥春雪君归日,秦岭秋风我去时。

每到驿亭先下马,循墙绕柱觅君诗。

在赴任江州的寂寞旅途中,陪伴诗人的是元稹的诗稿。读着元九的诗,念着元九的人,想着社会的现实,诗人难抑心中的情感,遂作《舟中读元九诗》:

把君诗卷灯前读,诗尽灯残天未明。

眼痛灭灯犹暗坐,逆风吹浪打船声。

白居易深深地挂念着元稹,元稹也时时牵挂着白居易。自从被贬到通州,元稹身患重病,心境凄苦。忽闻挚友也蒙冤被贬,内心更是极度震惊,随即写下《闻乐天授江州司马》:

残灯无焰影幢幢,此夕闻君谪九江。

垂死病中惊坐起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

将此诗与白居易的上一首诗比照阅读,我们可以发现,两诗的基调何其相似乃尔。残灯之下,凄凉秋夜;眼痛暗坐,病中惊起;逆风吹浪打船,暗风吹雨入窗,几成工对!

白居易在黄芦苦竹绕宅生的江州,心境凄苦自不待言,与朋友书信往来成为最大的心理安慰。元稹收到乐天的信后,直为朋友伤心落泪,以致弄得妻女惊哭 :

远信入门先有泪,妻惊女哭问何如?

寻常不省曾如此,应是江州司马书!

思念、牵挂成为白居易在江州每天的必修课。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元稹频频进入乐天的梦中,于是乐天给元稹写道:

晨起临风一惆怅,通川湓水断相闻。

不知忆我因何事,昨夜三更梦见君。

元稹和曰:

山水万重书断绝,念君怜我梦相闻。

我今因病魂颠倒,惟梦闲人不梦君!

元和十四年春天,白居易从江州赴任忠州。元稹自通州再迁虢州。三十一日,他们在长江峡口相遇,惊喜交加,恍在梦中。两人把酒畅谈,持续三天三夜。然后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,凄凉地各自重上旅途。

唐穆宗长庆二年,白居易除杭州刺史。第二年,元稹迁越州刺史,兼浙东观察使。乐天得到消息后,十分高兴,写下《元微之除浙东观察使,喜得杭越邻州先赠长句》一诗。这一年,元稹编定五十卷本的《白氏长庆集》,收录白居易的诗作2191首。

唐文宗大和五年,元稹病逝于武昌任所,第二年葬于咸阳。回忆起与元稹30年的情谊,白居易几乎难以自持。在《祭元微之文》中白居易这样写道:“既往者已矣,未死者如何?呜呼微之!六十衰翁,灰心血泪;引酒再奠,抚棺一呼。”情真意切,令人泪不自禁!

元稹死后,白居易对他的思念从没有停止过。十年之后,白居易在友人卢子蒙处看到其与元稹唱和的旧作,感今伤昔,不禁老泪纵横,蘸满浓墨,在诗集最后的空白处,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

昔闻元九咏君诗,恨与卢君相识迟。

今日逢君开旧卷,卷中多道赠微之。

相看泪眼情难说,别有伤心事岂知?

闻道咸阳坟上树,已抽三丈白杨枝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