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站群导航
  • 绍兴教育局
  • 澳门搏彩官方网
  • 绍兴市阳明中学
  • 绍兴市稽山中学
  • 绍兴市高级中学
  • 越州中学
  • 绍兴市职教中心
  • 绍兴市中等专业学校
  • 绍兴市聋哑学校
  • 绍兴市高等教育网
  • 绍兴市教育教学研究院
  • 绍兴市教育考试网
  • 绍兴市学校食堂信息公示网
  • 绍兴市永和高级中学
手机版
您的位置:首页 >教研之窗>《求真》>详细内容

《求真》

学生作品---花未嫁,文却殇——她从海上来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09-12-04 09:41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张楚唱,孤独的人是可耻的,然而泡上一杯生涩的拿铁,沉浸在爱玲的熏陶中,时间犹如一只幽雅踱步的猫,犹如她所说“自顾自地过去了。” 奇情才女李碧华说,爱玲是一口井——不但是井,且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尽情来淘的古井。大方得很,又放心得很。古井无波,越淘越有。文坛寂寞得恐怖,只出得这样的一个女子。

“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爬满了虱子。”爱玲17岁时如是说。敏感而早熟的心灵,过早地感受到亲情的淡漠。爱情的破碎,家族的算计,世俗的可怕,爱玲幼小的心灵早早感受到彻骨的苍凉。

  只是为了这一句,我开始步入了张爱玲的琐碎生活。犹如谜一样的《佛兰德公路》的主人公,爱玲始终给人以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朦胧。每每坠入爱玲的文学世界,总是臆想着:阿富汗的羊毛地毯,维也纳的精致橱柜,佛罗伦萨的小桌,迈斯瓷器,还有那古老的橘色的威尼斯吊灯。爱玲就身处其中,身着秀美的丝袍,黑发如瀑般倾泻,鹅毛笔在手中运行着……

  一个香港城的沦陷或许是为了成就范柳原和白流苏,爱玲就有如此大的魅力,让你不禁想:一座城市就这么写意地沦陷,或许是为了成就我与谁的一场“倾城之恋”?

 书中的世界或许才是爱玲心中真正的写照。那么一个骄傲的女子,她甚至认为,清风明月都不足以衬她。记得有一本小说集的封页,爱玲精致的下巴微向上抬,眼神暧昧,朱唇轻启,华美的旗袍,活脱脱的人中翘楚。但从她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萎靡和慵懒是大不相同的。她穿着大团花、滚镶边的晚清长袍,又一次微笑着扬起那下巴,细细地赏玩人生演员的卖力,换来的是四座空空如也,而观众永远从容不迫。平时的她,那个年代的她,总是喜欢穿着一些奇装异服,走到大街上以“招摇过市”;翠绿的旗袍,紫色的夹袄,行走在战火云烟的上海城——爱玲的颓废是和审美、鉴赏、附庸风雅的趣味联系在一起的唯美主义,颓废派的唯美主义是一种唯视觉的理想主义,它把美置于一切经验方式之上(裴格利亚的《性角色》)”。“出名要逞早”,最令我惊讶的是,爱玲竟曾向出版商建议,以自己的曾祖父李鸿章来做卖书的噱头。如此一个不可思议的“奇”女子!

胡兰成说,“和她相处,总觉得她是贵族。其实她是清苦到自己上街买小菜。然而站在她跟前,就是最豪华的人也会感受威胁,看出自己的寒伧,不过是暴发户。这决不是因为她有着传统的贵族的血液,却是她的放恣的才华与爱悦自己,作成她的这种贵族气氛的。” 自怜的贵族主义。

她还是那么一个自主独立的女人,个人主义却是柔和而温雅。佛罗依德说,“女人对男人的爱,包含着想成为男人的崇拜。”爱玲也是如此,她不同于苏青,“自己的钱总是花的比较痛快。”胡兰成也说,我可以想象她觉得最可爱的是她自己,有如一枝嫣红的杜鹃花,春之林野是为她而存在。

傅雷称她的《金锁记》我们文坛最美的收获之一也称爱玲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家。贾平凹把张爱玲称会说是非的女狐子从《情场如战场》到《红楼梦》,从《怨女》到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,从《创世纪》到《半生缘》,让我诧异的是爱玲大跨越的文字造诣。尤其是《半生缘》,其名为《十八春》,初次赏阅时就被文中曼璐无意识的残忍震慑了,像是一个本来面目清逸的女子,却硬生生地在自己的脸上抹上红唇黑影,反让人甚觉粗俗不堪,却恰到好处地展示了爱玲唯美颓废的一面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这个叫作胡兰成的男人闯入了爱玲的生活里,文字里,也同样跌入了我的视野中。爱玲却把这个几近恶俗下作的男人当成了生命中的“戈多”。从此,她的文风开始温娴而淑静,她开始断想上海会如同香港般为她和胡兰成而沉沦……然而她错了,当她为了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而仍孑然一身的时候,当她开始所谓“江郎才尽”的时候,当她孤死在异乡时,或许还不能明白什么,但我却从文眼中看出了那悲凉。

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爱玲经历了纠葛于胡兰成的红与白的交错,她似乎明白了所有,于是,在和他最后一次见面的几个月后,胡兰成收到张爱玲的诀别信,时间是610日:

“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。这次的决心,是我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。彼惟时以小吉故(小吉,小劫,劫难之隐语。)不欲增加你的困难。你不要来寻我,即或写信来,我亦是不看的了。

但是或许这才是最好的,假若爱玲与胡某人嫁娶生子、兢兢业业相爱偕老,反倒也不过是一件鸳鸯蝴蝶的人间美事;几年后,十几年后,几十年后,人们或许会淡忘,淡忘这么一个女子,一个喜欢坐电车,喜欢吃烂趴趴的食物,喜欢穿着自己做的“礼服”拉着闺友炎樱在街上游荡的她……奇女子配上落寞的结局,似乎是谁都欣然接受并以为本该如此,悲剧总是最美的。蒙格马利曾说过,无尽的结局总是永远的结局……

 歌德说,“追随永恒的女性,我等前进前进。”她从海上来,使人情迷于这“海上花”,花非花,雾非雾,夜半来,天明去。来如春梦几多时?去似朝云无觅处。然而,花未嫁,文却殇。

(本文获2005年第二届全国“语文之星”夏令营活动文学创作奖)

 

【点评】

张爱玲确是一个奇女子。她的小说,她的文字,她的生活,她的爱情,熔铸成了一口深厚奇特的井,让每一个读者读出了自己的感动。本文的作者,应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“爱玲迷”吧,不然,何以对她如此的了然于胸?而且这文字,这表达,这意境,这情感,竟也如此地与爱玲相似!

很难想象,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,驾驭文字的功夫竟是如此的老到。幸而作者是我的学生,我约略知道她对张爱玲其人其作的崇敬与痴爱。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”有了平时的大量阅读,再加上自己一定的写作基础,才成就了这样一篇文意、表达、文采等俱佳的文章。

(指导及点评教师:朱水军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